最高法院有關「請求塗銷土地所有權登記事件」民事判決。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109年度台上字第1328號

上 訴 人 王胎議

簡細美(即王博銘之承受訴訟人)

王谷峰(即王博銘之承受訴訟人)

王谷仁(即王博銘之承受訴訟人)

王盈之(即王博銘之承受訴訟人)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林  凱律師

林宜萍律師

被上訴人    財政部國有財產署

定代理人  曾國基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塗銷土地所有權登記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07年12月27日臺灣高等法院第二審判決(107年度重上字第653 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一、本件原上訴人王博銘上訴本院後死亡,其繼承人簡細美、王谷峰、王谷仁、王盈之聲明承受訴訟,核無不合,合先敘明。

二、上訴人主張:日治時期坐落臺北廳○○堡○○庄30番地、30-1番地(以下合稱30、30-1番地)原為伊等先祖王闖所有;30、30-1番地分別在日本昭和9年(民國23年)5月31日、大正 2年(民國2年)6月11日,因河川敷地處分削除,而辦理抹消登記。前開土地嗣已浮覆,浮覆後位置分別為新北市○○區○○段 132、132-1、132-2、696、696-2、696-30地號土地(下稱系爭土地)上如原判決附圖(下稱附圖)所示同段使用暫編地號 132⑵、132-1⑴、132-2⑴、132⑴、696⑴、696-2⑴、696-30⑴ 土地(下稱系爭暫編土地),現登記所有權人為中華民國,以被上訴人為管理機關。惟土地經浮覆後,原所有權人之所有權即當然回復,王闖於日本昭和00年(民國00年)00月 0日死亡,伊等為王闖之繼承人之一。爰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第828條第2項準用同法第 821條等規定,及繼承法則,求為命被上訴人應將坐落系爭土地上如附圖所示之系爭暫編土地之所有權登記予以塗銷之判決。

三、被上訴人則以:30、30-1番地土地浮覆後,原所有權人必須依照土地法第10、12條程序辦理,始能回復所有權。系爭暫編土地先後在 77年9月21日、86年10月18日以第一次登記為原因,登記為國有、省有,登記為省有之土地並在88年8月5日登記為國有。可知系爭暫編土地從未依我國法令登記在上訴人名下,上訴人遲至107年始訴請塗銷系爭暫編土地之所有權登記,已罹於15年消滅時效等語,資為抗辯。

四、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上訴人敗訴判決,駁回其上訴,理由如下:

(一)30、30-1番地原所有權人為王闖(民國 27年12月7日死亡,上訴人為王闖之繼承人之一),各該土地分別於日治時期昭和9年5月31日、大正2年6月11日因河川敷地處分削除,而辦理抹消登記,嗣浮覆後位置為系爭土地如附圖所示之系爭暫編地號土地。依土地法第12條第1、2項規定,30、30-1番地土地浮覆如系爭暫編土地,其所有權當然回復為王闖,無須為所有權回復登記,王闖死亡後,系爭暫編土地即為王闖之繼承人(含上訴人)公同共有。

(二)惟系爭暫編土地未依我國法令登記在王闖繼承人(含上訴人)名下。而系爭132、132-1、132-2地號及系爭696、696-2、696-30地號土地分別於77年9月21日、86年10月18日以第一次登記為原因,登記所有權人為中華民國、臺灣省政府;696、696-2、696-30地號土地於88年8月5日以接管為原因,登記所有權人為中華民國,均以被上訴人為管理機關,為兩造所不爭。

(三)請求權,因15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民法第125條定有明文。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07 號解釋所謂已登記之不動產,無消滅時效之適用,所稱之登記,係指依我國法令所為之登記而言。系爭暫編土地於浮覆後,既未依我國法令登記在王闖之繼承人(含上訴人)名下,屬未經登記之不動產所有權,系爭土地嗣於77年、86年間,經登記為國有,固妨害王闖之繼承人(含上訴人)就系爭暫編土地之所有權,上訴人得依民法767條第1項規定,請求被上訴人塗銷系爭暫編土地之所有權登記。惟自前開登記為國有時起,上訴人即得請求被上訴人塗銷,其遲於107年2月8日始起訴請求,已逾15年請求權時效。被上訴人為時效抗辯,拒絕履行,自屬有據。上訴人長期不行使權利以除去前開登記,基於法律秩序之安定性,被上訴人行使消滅時效抗辯,尚無失公允可言。上訴人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第828條第 2項準用同法第821條,以及繼承法則,請求被上訴人塗銷系爭土地如附圖所示之系爭暫編土地之所有權登記,不能准許。

五、本院之判斷:

(一)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07號及第164號解釋,謂已登記不動產所有人之回復請求權或除去妨害請求權,無民法第125條消滅時效規定之適用。所稱已登記不動產,係指已依我國土地法等法令辦理登記之不動產而言。不動產真正所有人之所有權,固不因他人無權占有或侵奪其所有物或基於無效原因所為之移轉登記而失其存在,然仍須已依土地法等相關法令辦理所有權登記,其回復請求權或除去妨害請求權,始不罹於時效而消滅。

(二)原審依其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認定系爭暫編土地於日治時期因河川敷地處分削除,辦理抹消登記,浮覆後,王闖之繼承人(含上訴人)未依我國法令完成所有權登記,其物上請求權有民法第125 條規定15年消滅時效之適用,被上訴人既為時效抗辯,上訴人請求即無從准許,並無違誤。上訴意旨,猶執陳詞,指摘原判決不當,聲明廢棄,非有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81條、第449條第1項、第78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9  月  17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九庭            

審判長法官 高 金 枝

法官 吳 青 蓉

法官 黃 麟 倫

法官 吳 美 蒼

法官 張 競 文